丢三落四大魔王

其实并没有那么丢三落四

三个24×51的tk 有人看吗?

我这样天天开车真的好吗....

腰带要系着,不能更赞同w

一本满足的车,感谢翻牌子w

Ringo_TU△:




  @丢三落四大魔王 GN点的浴衣或者凌乱的和服。


http://qingbuyaobaojing.lofter.com/post/1ea0dd68_de5f8cd




另外上次点女装play的是要大爷女装还是吱呦女装还是干脆两个一起女装...(伪百合23333


3P甚至多P我好久以前就想画来着但是一直在想怎么下手...让我多想想吧。反正我脑海里全是相当不得了的画面wwww




密码是八位报警电话


里站请不要小红心小蓝手哟。评论请在主站。



[TK]In the cage(续)

* RPS

* ABO

* NC17

* AU

* 骨科


注:世界观设定血缘可以结婚,繁衍不受影响。


前文点击此处


自从他有记忆以来,哥哥就是世界上对他最好的人。

堂本刚见到堂本光一那年,堂本光一十岁,堂本刚九岁。

那一年刚的母亲领着他进了堂本家的大门,跟他说,这是你的父亲,这是你的哥哥。

那一年光一的生母已经去世了五年。

十岁的光一已经一板一眼的像个小大人,十分有礼貌的跟在父亲身后,向刚的母亲打招呼,然后那双漆黑的眸子看向刚,轻声道,你好。

刚躲在母亲伸手,将脸埋进母亲手臂和身体的缝隙里,不肯说话。

刚的母亲客气的笑了笑,那如同橱窗里的商品一样精美的面孔没有露出任何情绪,她把刚往前推了推,却也没有对刚的胆怯做出任何反应。

然后那个看不清面孔的高大男人就说,以后你们住在这里。

这里,刚把这句话反复琢磨,一字一句的拆开,默念一遍,再拼起来,不是家,不是屋子,只是这里而已。

所以刚就住在了这里。

 

这里对刚算不上友善,更谈不上亲切,即使他和这里的主人共享一半相似的血统,却彻头彻尾的像一个外人。

也确实是个外人。

而光一会是继承人,没有人质疑这一点。

以至于从父亲到佣人,没有一个人认真的把堂本刚放在心上。

刚虽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,但是也敏感的知道自己在这个环境里不招人待见。他很小心的说话,很小心的走路,很小心的待在自己的房间里。

直到那个被称作哥哥的人敲开他的房门,和与父亲在场的时候不一样,私底下的光一和普通的十岁孩童并没有什么区别,他用很好看很好看的灿烂笑容对刚说,“来玩吧。”

刚怀了一肚子的胆怯和敌意,却看着面前人的笑容出了神,这种善意对他而言过于陌生,所以他皱着眉头,不发一言的看着面前自顾自笑开的光一,警惕的像是一只小兽。

光一并没有介意刚的防备,他一把拉起刚的手,往屋外跑去,直到很多年之后刚依然记得那个时候两人抓的紧紧的手,自己的手冰冷而干燥,而光一的手却是温暖带着潮湿的汗意,也许那个时候的光一也紧张的不得了,日后的刚曾经这么猜测过,却不了了之。

他们穿过了长廊,跑出了大门,路过了花园,绕着小径到了屋子后面,一块小小的,没有人注意到的角落里。

“这是我的秘密基地,现在这也是你的了。”

这大概是年幼的光一唯一能想到的,打开心扉的方式,这种接纳的姿态笨拙而直接,最关键的是,对堂本刚要命的有效。

所以堂本刚在到了这里一个星期之后,和他同父异母的哥哥,一同享有了一个秘密基地。

于是堂本刚在这里有了一个属于他的小小的角落了,和随时都会有佣人和父亲到访的房间不一样,这里是秘密基地,一个多么具有诱惑力的地方,即使这里光秃秃的,没什么植物也没什么阳光,可是有小小的桌椅和玩具,还有红色的铲子和蓝色的小桶,几根粗细不均的树枝和某种植物的种子。

 

光一第一次把自己的布丁给刚的时候,刚背着手,抿着嘴,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光一,光一上前一步,刚就后退一步,一小步一小步的往后挪,直到光一的眼睛里出现了细碎的笑意。

笑意?

他的困惑才刚刚出现,背后就撞上了坚硬的墙壁。

这下你没地方躲了。

刚从光一的笑眼里读出了这样的讯息。心里堵着的那口气愈发的让人不舒服了,拧着脖子,就是不看光一的眼睛。

而光一却再次上前一步,这次的刚却无处可退,只能被光一抓出手,然后把布丁塞在他的手心里。

刚盯着布丁看了几秒,终究还是没有把布丁扔在地上。

那颗布丁被刚端正的摆在房间的桌子上,他盯着看了许久,却迟迟没有撕开包装。第二天光一带着新的布丁来找刚的时候,视线落在了昨天的布丁上,光一并没有露出介怀的神色,只是继续拉过刚的手,把新的布丁塞在了刚的手心里。
这天晚上,刚看着桌面上并在一起的两颗布丁,伸出手,轻轻的拿过一颗,小心翼翼的撕开包装。
软化香甜的布丁铺在舌尖上,这种过于甜美的味道就在刚的心里和光一的形象紧紧结合在了一起,一同成为了让刚上瘾的罂粟——戒不断,停不掉。

 

从此光一对刚的宠爱就一发不可收拾,把糖果分给刚,把玩具分给刚,有什么好玩的地方一定拉着刚的手去,陪刚玩所有想玩的游戏,答应刚所有的要求。

更重要的是。

光一对刚说,大人之间的事情,和他们没有关系。

这些都不是刚的错。

他神情认真的和刚这么说道。

刚睁大了眼睛,此时的光一对他来说就像故事里的英雄一样,勇敢坚定,天下无敌。

因为光一与刚日益亲密,佣人们的态度也渐渐好转,刚的处境一天好过了一天,虽然父亲和母亲经常忽视他,但是没有关系,有他最喜欢的哥哥疼爱他,这就够了。

这也是多年后刚觉得光一狡猾的一个原因,从那么小就对自己没原则的好,就像雏鸟情节,就像吊桥效应,堂本刚爱上堂本光一,怎么看都变成了必然。而光一每次听到这些话都会露出和幼时一样的灿烂笑容,说,是啊,全是算计好的,我一开始就喜欢你了。

刚听到这话总是想笑,笑着笑着却流出了眼泪。

 

 

巨变发生的那天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。

和以往有光一陪伴的无数个午后没有任何区别。

但是刚在拉住光一的手的时候,闻到了奇妙的香气。

他停下脚步,好奇气味的来源。

闻到香气的自己开始躁动,心脏不安分的悸动起来,他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哥哥,哥哥与以往并没有什么分别,但是,但是那种一直萦绕在心头的情感突然有了明显的驱使和动力——他想吻他,想要亲吻他的哥哥,想要触摸他的皮肤。

接下来发生的一切仿佛一场漫长的梦境,所有的一切都过于突然而不真实。身为继承人的光一变成了Omega,而一直不受重视的他则成为了Alpha。

然后光一表面上被逐出了家门,其实则是被软禁在别处的宅邸,即使没能脱离权利中心却也再也没有出现在人前,原本被忽视的刚反而继位成了新的继承人。

那一年光一十五岁,刚十四岁,两人刚刚秘密计划完如何在下个月给刚庆祝生日。

光一甚至在被带走前还在安慰刚,他很快就会回来,回来之后就可以两个人在一起庆祝刚的生日,因为除了光一,没有人会记得他的生日,而这个日子却是两人在一年里最为快乐和隆重的节日,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日子。

可是没想到,这所谓的很快,竟是六年。

 

堂本家上一代的掌权者终于被逼的退居幕后,堂本家新的家主堂本刚,排除了所有的障碍,将已经六年未见的兄长登记为自己的合法配偶。

可是老爷已经把,把那个人的身份从堂本家除去了……高层支支吾吾的给出了这样没什么说服力的理由。

“没有任何一条法律阻止我和堂本光一的合法婚姻关系。”此时的刚已经不是多年前那个怕生爱笑的孩子,这些年的磨砺把他变成了一个消瘦而凌厉的青年,那双圆而明亮的眼睛依然清澈,里面闪烁着的自信和魄力却比那双眼睛更加夺目。

 

但是当他终于找到关押光一地方的时候,他站在门前,双手捂着自己的脸,    肩膀瑟瑟发抖,呜咽声还是断断续续的传出来。

他的眼睫潮湿了很久,才想起了那个与光一一同被封存的笑容。

然后他擦了擦眼睛,望着门扉的神情深情而柔软,紧接着他露出了那个久违的笑容,握上门把的瞬间,方才擦干的眼睛再度潮湿。

那个六年没有呼唤的名字就哽在喉间。

而他迫不及待的想要再次呼唤。

光一。

光一。

 

我最喜欢的,哥哥。


Fin.

[TK]In the cage

* RPS

* ABO

* NC17

* AU

* 骨科

不知道以上字母含义者禁止阅读 

  

  

刚打开门的时候,甜腻的信息素已经充斥了整个房间。

冷冽的香气包裹住了刚的身体,刚的信息素也被诱发出来,两人的气息融合在了一起。

而比香气更加诱人的是蜷缩在房间角落的人。双手被固定在床头,面色潮红,下体不自觉的磨蹭着已经皱成一团的被单。

 

  

[H]

 

提示:

神控名字

英文小写三位

“嗯。”

 

 

 

Fin.

 


续集


[火有]渴望

零散的片段



曾经探求过,这种嗜血的冲动和杀人的欲望到底来自于哪里。

直到看见20岁那年昏暗的血色满月,当在血管里奔涌着的红色血液冲破记忆的枷锁,这个疑惑才终于被解答,那是一种本能,一种骚动,一份在灵魂里按捺不住的渴望。

 

赤红色的眸子在黑夜里亮起,如同火光一样闪烁。然后他闭上了双眼,再次睁开的时候,还原成了一双黑色的眼睛,他看着面前熟睡的作家,露出了难以察觉的,温柔的笑容。

 

他舔吻着有栖的喉结,眼看着尖牙就要露出,但能让他压抑住这份渴望,转而细细的亲吻着的,只有这个人。

 


——

只是个吸血鬼AU的脑洞,原本想写完整的,因为种种原因搁置下来

就这样吧,说不定有一天会重新写起来。